“姐,喝完这杯不喝了”小姨子贝贝的脸有些潮红,眼神也有些迷离,大家

    都喝了不少,妻子也已经有些踉跄了。“干了睡觉!”妻子喝光了杯中的酒一步

    三晃的走回了房间,小姨子贝贝也起身回房了,看了一眼狼藉的桌子,实在是没

    力气收拾了,而且每次喝酒之后我的性欲都会增强几倍,转身匆匆的回房间,准

    备找妻子大战三百回合。

    “老公,快来!”“操,等不及了啊!”看着妻子早已经脱光了躺在床上,

    我回了一句也是飞快的脱光了衣服爬了上去,手直接摸向了妻子的私处。

    “湿了啊!骚逼,是不是想操逼了?”我们一直都喜欢在做爱的时候说些粗

    话来获得刺激。

    “嗯,快操我老公!”妻子喘着粗气拉着我让我快点进入。我用中指沾了沾

    淫水,她下面早已经湿的一塌糊涂了,手指很容易的就划了进去,来回的抽动起

    来,妻子的呻吟声渐渐的大了起来,“爽!就这样,老公,就这样……”看着她

    慢慢的进入了状态,我增加了一根手指,中指慢慢的弯曲开始按摩G点,手指滑

    过引道里的褶皱,给她带来了极大的快感,她的手也开始握住我的鸡巴来回的套

    弄。

    “想鸡巴没?”一边挑逗着我一边问。“想,我想大鸡吧了,快用大鸡吧干

    我!”眼神早已经迷离的妻子微微的闭着眼睛不住的呻吟着。抽出两根湿淋淋的

    手指,她用手拉着我的鸡巴顶在了骚逼上,本已经十分湿滑的逼不用费任何的力

    就很自然的插入了,妻子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我的鸡巴被湿润的逼包裹着,开始

    了抽插,妻子扭动着丰满的屁股不住的迎合着。“爽!你刚才吃饭的时候怎麽总

    看着贝贝?”被鸡巴插的意乱情迷的妻子问了我一句。

    “我没看啊!”一边操逼一边聊天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很多平时问不出口

    的话都能很自然的问出来,男人女人身体交合的瞬间彼此是没有任何秘密的,但

    我还是保持了一点理智,没有说我看了!小姨子贝贝是舞蹈老师,身形那是没的

    说,就是奶子很小,而且在家里经常只穿着一个短裤和一件背心,老子哪能忍得

    住不看!

    “看就看了呗,你是不是也想操她?”一边享受着性爱的快感,一边寻求着

    更大的刺激,用语言彼此刺激我们都很习惯了。“还行吧,她奶子太小了,没你

    的大!”使劲的插了两下之后我回了一句。“奶子小,逼好就行了呗,她对象黄

    了几个月了,好长时间没人操了,肯定老想了!”妻子好像是来了一次高潮,紧

    紧的夹着我不让我动了,安静了大概30多秒,我刚想开始动的时候,妻子把我

    推了下去。“操,你舒服完了不管我了啊?”我有点恼火,正干的兴起呢。

    “你等着,我去把她叫过来让你干一下!”一句话说完,我的火早就不知道

    跑到哪去了,天上真的还能掉下来馅饼麽?操,这是我想都没想过的啊,以前也

    就是两个人嘴上说说,但是这一次看样子妻子不是说说那麽简单。“你别闹了,

    喝多了吧?”披着人皮的狼都是这样的麽?我的心早就快要跳出来了,那种兴奋

    的感觉好像是第一次操逼的时候!“等着吧,别鸡巴找来了你不敢上就行!”估

    计妻子真的是喝多了,居然真的下了床。

    卧室的门开了,关上,妻子走了出去,我听见旁边卧室的门开了,那是小姨

    子的房间,她大学毕业就一直住在我家,跟我丈母娘一个房间,我的思维早已经

    就快崩溃了,手足无措的等在那里,不知道怎麽面对接下来的事情,虽然对于性

    我跟妻子并不算太保守,但是还真的没在一个床上干过妻子跟另外一个女人,而

    且这一次,还是小姨子!忐忑的我只能是背过身去假装睡着了,卧室的门再一次

    的打开了,我能够听出来是两个人的脚步声。

    “没事,跟姐睡一会?”妻子小声的跟小姨子说着,我清晰的感觉到被子被

    掀开了,空调的冷气袭来,紧接着一个温热的身体靠了过来,身上的骨感让我知

    道这不是妻子,妻子的身材比较胖,我的心跳的更快了。“干什麽呀?”我继续

    装睡,迷迷糊糊的问了一句。

    “别装了,她肯定老想了,估计逼老湿了!”妻子在小姨子的外面也上了床。

    “你别闹了!”继续假正经。

    “快来摸摸,肯定老湿了!”妻子说着话拉着我的手往小姨子的下面摸了过

    去,手伸进了内裤里,小姨子的阴毛比较少,皮肤很光滑,到这一步我的胆子渐

    渐的大了起来,手开始向下探索,她的阴唇很小,只有短短的两片,洞口两边很

    平滑,阴唇没有到阴道口的位置就没有了,下面没有想象中的那麽湿,中指微微

    的弯曲,一节手指慢慢的插了进去,里面还是有点滑滑的,我闭着眼睛,假装醉

    酒,头靠在小姨子的胳膊上,细滑的皮肤有点凉凉的。她没有任何的反应,应该

    也是在装醉酒,毕竟这样的关系在一个床上,没有人能在第一次就放的开。“是

    不是湿了?她老想让别人干了”妻子一边说着话一边拉着小姨子的手在我的鸡巴

    上来回的蹭,之说以说是蹭,因爲小姨子的手一直没有什麽动作,没有握住我的

    鸡巴,但是我能够清楚的知道她根本没有睡着,因爲当我的手指插进逼里的时候,

    她窄小的引导用力的收缩了几下,这样的环境和关系,刺激绝对不比任何的前戏

    差,不用身体的接触,光是环境就几乎可以让一个女人直接进入状态了!手指慢

    慢的感觉到阴道里湿润了起来,不敢有太大的动作,一根手指缓慢的抽插着!

    “亲她奶子啊!”妻子将小姨子的睡衣聊起来,月光下,看得到那一对平平

    的奶子,的确很平,这也是小姨子一直对自己不满意的地方,乳头很小,像一颗

    小樱桃,顔色看不太清,应该不会是粉红色,毕竟也被人吮吸了几年了,大学时

    她跟男朋友同居了差不多两年!嘴唇慢慢的贴上了小姨子的奶头,含在嘴里,别

    有一番风味,对于这对奶子,的确没什麽值得我去回味的,我喜欢的是她修长的

    大腿,阴道里有力的收缩。“干她呀!”看着我摸了一会,老婆又开始寻求着下

    一步的刺激了。“别闹了,差不多得了!”我已经决心彻底的僞装下去了,小姨

    子也是一样,整个过程一动不动的享受着我的抚摸和这种环境的刺激。

    “操,快点,一会我妈醒了就没法干了!”妻子说着话推开了我将小姨子的

    内裤扒了下来,平坦的小腹下面是光洁的阴毛,一股血分成两个部分,一部分涌

    进了我的大脑,让我有点眩晕,一部分涌进了我的鸡巴,让本来就坚挺着的鸡巴

    更加的凶悍了!死就死吧,被性欲冲昏了头脑的我已经顾不及僞装了,翻身爬了

    上去,跪在小姨子的双腿之间,将两条修长的大腿左右分开,月光下看得见她的

    阴唇的确很小,而且很短,直接就能够看到洞口里的褶皱,扶着鸡巴沾了些淫水,

    顶在了洞口上,这个时候已经不用老婆在刺激我了,微微用力,鸡巴一下子插进

    去半截!

    “嗯……”小姨子可能是实在忍不住了,微微的呻吟了一声,但依旧保持着

    装醉的状态,阴道里面很紧,年轻就是好,毕竟比我小了七八岁,而且很长时间

    没做爱了,被这样的逼紧紧的包围着,从鸡巴上传来的快感不断的袭击着我脆弱

    的神经,没敢太用力,缓缓的把漏在外面的半根鸡巴插了进去,进去后才发现这

    丫头的阴道似乎也比较短,我的鸡巴也就十六厘米,但是进入之后已经能够感觉

    到可以顶在最里面的子宫口了!

    “嗯!……”又是一声短促的呻吟,估计是以前她男朋友的鸡巴太小了,第

    一次吃下我这样的货色有些吃不消!嘿嘿,真是天上掉了馅饼了,一只手扶着小

    姨子的胯,一只手伸到下面去揉捏着她的屁股,我喜欢她的屁股,很挺,很有肉!

    鸡巴缓缓的抽插着,不敢太用力,不能打破这个和谐的局面,如果太用力估计她

    肯定会叫出声来,万一出现什麽变化就糟了,这样的摩擦已经足以让我爽的翻天

    了!

    插了大概几十下,虽然很缓慢,但是很有节奏,摸着丰满的屁股,我不禁有

    些激动,快速的动了两下,“嗯…………”一个长长的呻吟,那声音简直比我听

    过的最美音乐还美,一阵快感冲到大脑又反射到鸡巴,我射了,这样毫无征兆的

    射了,没有高潮前的冲刺,没有最后啪啪的声音,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射了,“操!”

    我心里暗暗地失落,太他妈的快了,我还没来得及好好的品味就射了,鸡巴虽然

    没有马上的软下来,但是也没法子马上就再来一次了,毕竟30多岁的人了!慢

    慢的抽出了鸡巴,躺了下去!

    “操,你射里面了啊?看怀孕了你怎麽办!”老婆说了一句之后转身出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爲激情平静下来之后理智的出现,让她的心中感觉到了失望,或

    者是伤痛,毕竟亲眼看着自己的老公跟自己的妹妹做爱,对于她来讲还是第一次。

    我拉过了被子盖在小姨子的身上,手刚想过去再摸摸那丰满的屁股,小姨子坐了

    起来,一句话没说,准确的找到了被妻子扔在地上的内裤穿好了之后匆匆的离开

    了,卧室的门再一次的关上了,卑劣的我没有想妻子的心情,只是懊悔着自己射

    的太快,不知道这一次的门会不会真的关上了,会不会再没有机会进入那个紧窄

    湿润的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