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命中第一个女人给了我一辈子永难忘怀的记忆,不是因爲她美丽,也不

    是因爲我们有刻骨铭心的爱情,唯一的理由是——因爲她是生我养我的母亲。

    从小我就因爲家庭因素被寄养在祖母家,因爲我父母都是爲生活不得不打拼

    的社会中下阶层的人,他们都在加工区爲了生活卖命,赚取微不足道的金钱。

    而我,因爲从小缺乏管教,不仅不喜欢读书,更是行爲顽劣,在学校我是老

    大,下课后祖母更是拿我没办法,於是乎我便如鱼得水的生活在祖母家,唯有每

    年暑假父母接我回家两个月,让我也能享受一下家庭生活——一种没有温暖的家

    庭生活。

    那年我国三,回到家里真是无聊,於是我每天看录影带,更偷偷租A片来看,

    反正爸妈都去工作,没人管我。只是每次看完A片,满身精力却无法发,自慰已

    经不能满足我的需求了,但是又没钱找女人,几经考虑,我决定偷看妈妈洗澡,

    聊以解决我的性饥渴。

    记得那天妈妈先下班,爸爸则是晚班,妈妈一进门就塞了一百块给我,叫我

    自己去外面吃晚餐,然后她便进浴室洗澡了,我等了一会儿,直到听见冲水声了,

    便偷偷的蹲在浴室门口的气窗往内看,妈妈的雪白肉体给我的振憾和兴奋让我久

    久不能自己。

    她虽然四十好几了,长得也不是很好看,但是皮肤是白晰的,两个肥大且微

    下垂的乳房仍让我血脉喷张,我兴奋的边看边自慰,待一看到她用香皂涂抹微隆

    起的小腹时我就兴奋得射精了,於是我急忙回房间,把满手的精液擦乾净,但是

    满脑子里却都是妈妈的雪白肉体,一种乱伦的罪恶感让我更是兴奋不已,不一会

    儿下体又硬梆梆的,胀得我满脸通红。

    这时妈妈已经从浴室出来,我从房门缝偷看她,她必定以爲我出去吃饭了,

    我看着她走进卧房,身上穿一件蕾丝旧睡衣,隐隐约约可看见她黑色的三角裤紧

    紧的包在她略嫌肥大的屁股上,她背对着我坐在化妆台前,撩起睡衣,把白色的

    乳液均匀的抹在两边的大腿内侧。

    我从镜子里看见她黑色半透明的三角裤和肥白的大腿,满身的精力快暴炸了。

    这时候我决定要上她,反正我们之间也没有多浓厚的亲情可言。从小我就是

    祖母带大的。

    我努力说服自己:坐在那边的只不过是个中年女人,虽然长得不算漂亮,身

    材也不是均匀,但她毕竟是个完整的女人,有一身雪白的肌肤,有一对肥大的胸

    部,一个充满肉欲的屁股。最重要的,她可以满足我对性的强烈需求。

    我关上房门,从衣橱底部把我收藏的一小瓶药丸拿出来,这是学校里我的兄

    弟阿强给我的,据他说光是一颗就足够让班上的那些臭婊子宽衣解带了,这也未

    免夸张了一些,今天我就要试试看灵不灵,不过对像不是那些婊子,是我的老妈!

    我迅速的闪到冰箱边,把一颗小药丸丢进开水里,还真他妈的够酷,没几秒

    就溶光了,我反而有点担心药效不足,於是又溶了一颗,然后再躲回房间内等待,

    等待真的是漫长的!特别是当你被欲火焚身的时候。

    约莫过了十五分锺,我听见妈妈喝开水的声音,我几乎从床上跳了起来,然

    后又听见她开电视的声音,机不可失,我立即走到客厅,只见我妈妈满脸通红的

    躺卧在沙发里,她看到我走近时吓了一跳,却又赶紧把头转开,支支吾吾的说:

    「没出去……不饿吗?」

    「不饿,妈,你吃了吗?」

    我假猩猩的问,明显的药效已经发作了,她两颊酡红,呼吸声急促,更增显

    了几分娇媚,我真想扑上去强暴她。

    「妈,我租了卷录影带,不错哦,你看看……」

    我明知那是部成人影片,仍放影起来。

    「这……这个是……,你怎麽可以偷看……看这种的……」

    妈声音沙哑的轻声叫了出来,萤幕上女人双脚大张,镜头处是一根巨大滑腻

    的肉棒正急速的抽送着,女人张大着口红大嘴呻吟着。

    我再也控制不住了,我扑上了妈妈,她本能的双手抗拒。

    「阿建……你……你作什麽。……」妈争紮着说。

    「妈,给我……我好爱你的……我是你儿子啊!……」

    我边扯她的睡衣,一只手伸进了她胸前,搓揉她肥大的奶子。

    「不可以……我是你妈……不……」

    她挣扎着要拉出我的手。

    「妈,你听我说……」

    我抓住她的双手,用力压住让她不能动弹,只见她的胸部因呼吸而急据的起

    伏着。

    我柔声的说:「妈,你听我说,我已经十四岁了,我已经长大了,我真的需

    要有性的发,难道你愿意我到外面找女人吗?我从小就渴望亲近你,但一直无法

    跟你住在一起,就算是补偿你欠我的母爱吧!妈,不会有人知道的……」

    我尝试着放开她的手,她果然不再挣扎,只是闭着眼睛。

    「我会温柔的对你的,妈!」

    我亲了她的脸,她唔了一声,只见她满脸桃红,几搓头发掉在前额,丰润的

    嘴唇半闭着。

    原来仔细端详之下我妈妈也有几分姿色。

    我用兴奋得略微发抖的双手撩起她的睡衣下摆,一双白晰丰满的大腿完全暴

    露在我眼前,两腿交会处包裹着一件黑色的蕾丝三角裤。

    我迅速的脱下她的睡衣,她只是躺着任我摆布,直到我剥光了她的衣裤,她

    才腆的用手遮住下体。这时我的肉棒已经胀得发痛了。

    「妈,对不起……」

    我张开她的双腿,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成熟的阴部便完全显露在我眼前,略

    黑的两片阴微张着,小腹上一片倒三角形的浓密阴毛。

    我把脸凑上去,开始贪婪的用舌头去品我母亲的禁地。

    「嗯嗯……唔……」

    她发出了呻吟,我把舌头深深的滑入那温润的女体深处,吸允着分泌出来的

    微酸淫液,她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屁股也因快感而扭动着。

    「妈,我要进入你体内……给我好吗?」

    我把爆胀的肉棒抵住妈妈的阴道口,缓缓用力插入。

    「好……给我……阿建……给妈妈……哦哦……」

    她挺起小腹,我顺势把整只肉棒完全没入到底,一种紧紧的温热感像电流般

    充满了我全身,原来妈妈的肉体是这麽另人舒服,所剩的一点罪恶感都随着我腰

    部的抽送而消失无踪。

    我撑开妈妈的双腿,开始用力的抽送,每一次的撞击都像要把自己再塞入母

    体般,她双手紧紧抓住沙发,双乳随着撞击而剧烈抖动着。

    「阿建……好舒服……好……儿子……哦哦……」

    她狂乱的浪叫着。

    我把快爆炸的肉棒抽出来,并把妈妈拉起来,让她趴在沙发上,从她背后上

    她。

    「妈……呼呼……从背后干你舒不舒服……舒不舒服。」

    我边说边把食指插进她的肛门里。

    「呜……好舒服……哦……不要停……」

    她大口的呼吸着,口水顺着嘴角滴到沙发上,我看着自己的肉棒深深的插入

    到底,她肥大的屁股也随着撞击颤动着,终於我像爆开的水闸,弓着背把浓稠的

    精液激射入她的下体深处。

    「哦……我射精了……哦哦……」

    我彷佛把所有的激情和精力都灌注到我妈妈的体内了。

    「哦哦……给我……阿建……啊啊啊……」

    她全身彷佛触电般颤抖着,张大着双腿不知羞耻的迎接从她儿子阴茎里急射

    而出的黏液。

    终於我们软瘫着抱在一起,我的阴茎仍究插在我母亲体内,她疲累的躺着,

    任凭我肆意的玩弄她的乳头。然后我们一起去洗澡,在浴室里我要求她帮我口交,

    她顺从的答应了。认真的吸允她儿子的阴茎。

    当然我又勃起了一次,就在浴室里,我玩弄了我妈妈的肛门,那真是紧得让

    我受不了,没几下就了。

    我请她自己用手张开屁股,让我看着白浊的精液从肛门里汨汨的顺着大腿流

    到地上,然后我问她感觉如何,她直说屁股好痛,不过还是有快感。

    从此我们就趁爸爸不在家时作爱,爸爸在家时我叫她妈妈,爸爸不在时我就

    叫她的小名阿珍。有几次甚至是在半夜爸爸呼呼大睡时,我们在厨房地板上作爱,

    爲了避免她的叫声吵醒爸爸,我会把内裤揉成一团塞在她嘴里,并摀住她嘴巴直

    到我射在她体内。她总会柔顺的任我玩弄她。

    我们母子的感情自此甜蜜亲近,直到我高职毕业在外工作,母亲总会每个礼

    拜到我租屋处找我,然后我们疯狂作爱到筋疲力竭。这种乱伦关系一直持续到五

    年后我妈妈怀了我的孩子爲止。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