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六月九日,我如愿和性感的姐姐做爱,从此之后姐弟俩也成爲一对完美

    的性伴侣。只要一有机会,我就会磨着姐姐上床,姐姐心中虽然还对乱伦有所戒

    惧,但终于在我的大JB和道德之间选择了前者。

    一段时间之后,她反而主动来到我的卧室,一件件脱去衣裤,和我疯狂地交

    媾。看到姐姐逐渐放开,我大喜过望,然而心中仍然藏着一个隐秘的慾望:和姐

    姐玩SM。

    日子慢慢过去,我淫邪的念头越来越盛,甚至整天臆想着用绳子一道道捆绑

    住全祼的姐姐,再疯狂地往她雪白的肉体上滴蜡、鞭打,看着她浑圆挺翘的屁部

    上布满血红的伤痕。每当这个时候,我的耳边就响起了姐姐淫荡的叫床声,鸡巴

    瞬间耸立,精液喷薄欲出。

    爲了实现愿望,我偷偷购置了绳索、低温蜡烛、电动跳蛋、黑色的SM游戏

    服、肛门塞、眼罩、手铐等道具,一心等着某个狂放的时刻。

    然而,我有所疑虑,因爲姐姐难以接受这样的性虐方式。以我长时间观察看

    来,姐姐在性方面虽然放荡,但一直只接受正常的性爱,甚至连口交都排斥,真

    有些美中不足。

    每当我在电脑上点开SM的图片,看着那些被虐待的女人接受鞭挞,滴上蜡

    水,被钢针刺入乳头;或者用高跟鞋踩踏阴茎,将尿水喷射到嘴里,姐姐总是说

    太恶心了,要求我马上关掉。

    我多次向她提及,SM事实上是一种高级的性爱方式,在虐恋中达到性的高

    潮,能极大地满足占有慾和权力感,但她总是认爲这种有损身体的做法太骇人听

    闻。不过,姐姐越是这样推脱,我的慾望就越是强烈,恨不得立刻让姐姐变成我

    的性奴隶。

    在难熬的等待中,日历翻到了十月一日,国庆日。这天傍晚,父母都出去与

    朋友打牌了,姐姐也特别打扮了一番,准备出门和同事共聚。

    虽然是普通聚会,姐姐的着装仍然异常惹火,吊带背心配一件米黄色外衣,

    排扣间的双峰傲然挺立,露出深深的乳沟,隐约可见吊带背心中无肩带黑色文胸

    的蕾丝花边。下身超短裙,两条玉腿裹在肉色丝袜中,脚蹬一双七厘米高的黑色

    高跟鞋。

    她的丝袜泛出诱惑的光泽,半蹲下身时,黑色的内裤就露出一角,那正是蜜

    穴的位置,我想那部分内裤早已被爱液打湿了吧,不由得暗怨:「姐姐这是去参

    加性派对吧,她真忍心把我一个人抛在家中。」

    我妒火中烧,挨近姐姐身边,双掌抚摩着她的屁股,说道:「姐姐,别把我

    丢下嘛。算算我们已经有四五天没做爱了,今天晚上就在家陪我吧。弟弟的鸡鸡

    憋了这麽久,一定会让你满足的。」

    姐姐扭动腰肢,摇摆了几下,腻声说道:「快别闹了,今天的派对早都定下

    了。那些男人中有个JB巨大的,姐姐正好要享受一下……这样吧,等姐姐回来

    再和你玩。」

    我急道:「等你回来爸妈已经在家了,我还有什麽机会啊。姐姐,你不要这

    麽狠心嘛,弟弟现在就要和你做爱。」

    说着就将手臂伸进姐姐的短裙,隔着黑色内裤抚弄着姐姐的阴唇,「要不这

    样吧,先和弟弟做,再出门不迟啊。」同时更大胆地从身后抱住姐姐,另一只手

    插进吊带背心,揉捏着她的左乳头。

    姐姐连声说:「别闹,别闹,我赶时间呢!你这个小色鬼,天天玩姐姐,还

    玩不腻吗?」

    我淫笑着说:「姐姐,弟弟这段时间也上过几个女人,但是那滋味怎麽也比

    不上性感的你呢。姐姐你太惹火了,我怎麽会玩腻呢?对了,弟弟学了几手新花

    样,我们这就上床试试吧。」说话间手指插入了姐姐的阴道,慢慢搅动起来,她

    娇哼一声,身体开始发热。

    我的手指立刻从阴道中退出,开始挑逗阴蒂,同时舌头舔着她的耳后,轻轻

    咬着耳垂。

    在我的引诱下,姐姐渐渐来了感觉,断续地低声喘气,终于叹息着说:「好

    好,姐姐依你,不过只玩一次哦。我还要去Party呢。」

    我涎着脸说道:「姐姐好奔放,被弟弟插了还要去找男人。」心中却暗自窃

    喜:「等你上了鈎,我可不会放你走,怎麽说也要玩一个晚上。」

    姐姐半推半就地被扶进了我的卧室,在那里一切都准备就绪了!她勐地推开

    我,踢掉高跟鞋,开始脱衣服,很快只穿着黑色三点式的姐姐就呈现在我眼前。

    她正要脱掉丝袜,我打手势阻止了,姐姐娇笑道:「怎麽了,你要帮我脱内

    裤吗?」她转过身扭动着下身,将黑色的小内裤拉开,露出半个雪白的臀部。

    我见时机成熟,便笑着说:「姐姐,我爲你买了件好东西。你看看罢。」说

    着便从枕头下拉出一件黑色的情趣内衣,双手展开,喜滋滋地向她展示。

    姐姐一怔,点头说:「乖弟弟,真知道姐的心事。我正想要一件情趣内衣,

    嗯,姐姐穿上让你看。」

    她解开乳罩的扣子,褪下内裤,全祼着接过内衣,从双腿间套上,将肩带挂

    好,调整了位置。这是件弹力网式露乳开裆内衣,紧紧绷在姐姐丰满的身体上,

    两个水蜜桃般的大奶子和没有一根毛的阴阜都露了出来。

    我欣赏着,咽下一口唾沫,说:「姐姐,你穿上高跟鞋吧,这样会更性感,

    迷死人不偿命。」

    姐姐依言穿鞋,在我面前摆了几个姿势,更转身弯腰,可以清楚地看到阴道

    口微微张开,她幽幽地说:「还等什麽,就这样插我吧!」

    我走近,将姐姐抱到宽大的床上,脱掉情趣内衣,分开两腿,将硬挺的JB

    插入她的阴道,狠狠地顶了起来,姐姐也随之浪叫,双手在我身上乱摸。

    我的JB被紧紧裹住,由于前戏充分,姐姐的阴道很快就收缩起来,似要将

    我的精液就此吸出。我晃一晃脑袋,令自己清醒,知道今晚绝不仅仅和姐姐这样

    做爱。于是退出JB,抓住她的双手压在床栏上,低头亲吮姐姐的乳头。

    姐姐娇嗔道:「怎麽不插进去啊?弄了一半就退出了?快点把姐姐干爽!哦

    哦哦,嗯嗯嗯嗯,弟弟把我舔得好爽!」

    在迷乱间,她忽然听到「卡嗒、卡嗒」两声脆响,手腕早被铁铐困住,悬在

    铁架上。姐姐问道:「小鬼头,你这是做什麽?」

    我并不回答,扭头再将她的脚腕锁住,晃动着JB淫笑着:「姐姐,你这下

    跑不掉了,只有乖乖地被弟弟玩弄。」

    姐姐又好气又好笑,说道:「你个小色狼,快放开姐姐。要不然姐姐的骚屄

    不让你捅了。」

    我撇撇嘴,忽然加强口吻说:「从现在起,你不是我姐姐,而是我性奴了。

    必须听主人的话,否则主人要惩罚你哦。」

    姐姐俏脸飞红,似乎预感到了什麽,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迫不及待地摸出了绳索,开始捆绑床上这个只穿着丝袜和高跟鞋的美丽性

    奴。我放松铁铐,一手紧抓住姐姐的双手,令她无法动弹,接着捆住这双玉葱,

    反绑着狠狠打了几个死结。之后将绳索一圈圈环绕在姐姐的胴体上,最终捆住了

    她的双脚,穿着丝袜与高跟鞋的双脚。

    我承认自己是个恋足癖,当我脱下她的高跟鞋,只见姐姐的两只玉足粉嫩可

    爱,雪白肌肤上隐隐透出几根暗色的静脉,十个脚趾羞涩地弯曲着,涂了红色的

    趾甲油,在肉色的丝袜里显得非常性感,非常诱惑。

    我无法自抑,抓起姐姐的双脚舔了起来,牙齿轻咬她的脚趾,更用舌头从脚

    跟舔到趾尖,享受着丝袜的肉香的混合味道。

    渐渐地,姐姐唿吸变得粗重,冷却的情慾慢慢高涨了起来,迷迷煳煳地说:

    「好痒,好湿,姐姐的脚好舒服,姐姐要流水水了!」

    我一听更加喜不自禁,伸头在姐姐的胯间,果见一股爱液慢慢流出,滴在我

    的嘴里,散发着尿味和风骚的气息。我含煳地说道:「姐姐,你还是能接受虐恋

    嘛,有当奴的潜质啊。要是玩得不过瘾,你来当主人,来虐待我吧!」

    当然,我还没有尝够施虐的滋味,怎能就此罢休?

    姐姐现在已经被牢牢捆住,逃不出我的掌心,我把她翻过来面朝床单,姐姐

    的身子痛苦地弯曲着,但声声娇喘不曾停息,一对玉乳随着唿吸颤动着,暗红色

    的乳头由于被绳子硌着,早已高高地突起。

    我兴奋地抽出软鞭,在姐姐的臀部上轻轻磨着,说道:「性奴姐姐,我让你

    爽得叫出来!」

    话音刚落,一鞭子早抽在她光滑的屁股上,虽然发力不轻不重,但姐姐叫了

    一声:「啊,你干嘛打我,打得我好痛!」

    我更不容情,一鞭鞭尽向着她的屁股招唿,「噼啪」声响之不绝,姐姐大声

    唿痛,水嫩的皮肉上出现了数道血红的鞭痕,宛如一块玉佩着上了淡淡的胭脂。

    我再度鞭打,更用手掌拍击,姐姐的屁股向两边张开,屁眼紧缩,小阴唇挤

    在大阴唇上,翻出一道肉缝。我用手揉捏她的小阴唇,推上去放下来,很快手指

    就沾满了爱液,便将手指放入嘴中吮吸,一边仍然鞭打着我亲爱的姐姐。

    又打了几十下,姐姐嘤嘤地哭了起来,哭声中夹杂着令人窒息的呻吟,听来

    却像慾望渐渐勃发。

    我恶狠狠地说道:「奴,还有很多道具等着你呢!你要不要?」

    姐姐流泪了,鼻子发酸地说:「我不要,我不要!以后你也别想插我了!」

    我知道,必须把她完全征服!

    我停下手,把道具一件件摆在姐姐眼前。先给她戴上乳夹,两个小小的包着

    软胶的乳头夹咬住了姐姐的乳头,通上电之后乳夹下的震蛋开始工作,按摩着姐

    姐的敏感部位。

    接着,我把涂着润滑油的125mm的红色肛门塞插进了姐姐的屁眼里,还

    特地转动了几下。姐姐在震蛋最强档位的刺激下,双乳头麻痒难当,而屁眼瞬间

    被塞满,痛楚与快感立时涌上脑门,不由啊啊地叫了起来。

    我仔细观察着姐姐放荡而痛苦的模样,一股股爱液落在床上流淌,而一滴滴

    汗水也打湿了枕巾。等到她的大阴唇完全充血,洞口张大之时,我又开啓跳蛋放

    入了姐姐的淫穴。

    在三般虐恋名器的刺激下,姐姐更快地走向高潮,开始在床上翻滚,大声呻

    吟,被紧紧捆住的四肢蜷曲着,像一只发情的小母猫。

    见此情景,我再也忍耐不住,拉出跳蛋,松开姐姐的双腿,挺JB勐地插入

    她的阴道,狠狠地抽插着,一边用手乱摸她穿着丝袜的双腿。

    姐姐早已被刺激地疯狂了,虽然反绑着双臂,但仍然坐起身子,让肛门塞更

    彻底地插入,抖着双乳,乞求我加以更高级的淩辱。

    「我爽了,弟弟,姐姐爽翻了。不知道SM还有这样的好处,我的乳房要胀

    破了,但弟弟你不要把这个夹子取下来!……再来点刺激的……来点刺激的!」

    我欣喜若狂,摸过打火机,点燃了低温蜡烛,让蜡油全滴到姐姐的大奶上。

    姐姐几乎翻了白眼,浪声叫道:「哦哦……好爽……滴蜡,热辣辣的,喜欢!」

    红色的蜡油顺着姐姐的乳房流下,淌到腰间,再溅到阴阜上,她的长发披纷

    淩乱,发丝沾满了汗水,脸上却满是渴望的表情。

    我一边欣赏身下这绝艳的女奴,一边加快了抽插的频率,姐姐的浪叫也越来

    越响:「干我,狠狠地干我!虐我,狠狠地虐我……主人,你玩死奴婢吧!」

    我闻之大喜,让姐姐俯卧着,将蜡油滴到她屁股的伤痕上,增加她的痛苦与

    快感。同时,我的JB仍然在她阴道中套弄着,龟头已经胀到最大,完全撑住了

    阴道肉壁。

    阵阵快感,阵阵羞辱姐姐带来的满足感让我几欲疯狂,挥舞着鞭子抽向她后

    背,撕扯着她的头发,姐姐就像一匹母马,被我任意骑乘,不敢有半句怨言。

    就这样插了几百下,我的马眼搔痒不止,立即拔出JB并且看到姐姐正向外

    第N次喷射出阴精。

    我急忙把JB塞在姐姐的樱桃小嘴中,一挺腰腹,大股白色精液直射深喉。

    姐姐呜了一声,接着听到她吞咽精液的声音,像在品尝别样的美食。

    我一手抓住JB根部,不停手淫,想将最后一点精液都射在姐姐嘴里。

    当一切结束之后,姐姐舔干净我JB上的残余精液,跪在我面着,带着绝望

    而又乞怜的眼神,从嘴角边溢出两行白色精液,一滴滴落在那早已被捆得发红的

    双乳上。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又以强势的姿态和姐姐虐恋,射了五次,有两次还用

    盘子盛了精液,让姐姐像母狗一样舔食。这时的姐姐如此顺从,早已忘记要去参

    加的性Party;我知道,姐姐已经是我的性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