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空大师听仙儿说话,偏头向她看去,只看见两片樱唇轻轻开合,如牡丹园

    的“醉顔红”,让人忍不住一品滋味。他心头一热,便低头堵住了仙儿的小嘴。

    两人的嘴唇方一接触,仙儿脑海一片空白,呆呆地任由慧空大师亲吻着自己。

    一条滑腻的舌头伸进仙儿的口中,卷住她的香舌便吸食起来。仙儿压抑的欲望都

    被一瞬间挑逗起来,丁香小舌不敢落后地与大师交缠起来。

    慧空大师心头狂跳,没想到自己剃度多年还能遇到这样的艳事。他眯着眼睛,

    用余光看向仙儿,只见她伸出玉臂,反手搂住自己的脖子,因爲向后勾住自己的

    缘故,胸前的娇乳更加突出。仙儿紧闭着眼,琼鼻急切地呼吸着,呵气如兰。

    吻罢,唇分。

    仙儿迷蒙着杏眼看着慧空大师,慧空大师被她眼中的春意一勾,大手包着她

    的酥胸揉捏起来。

    “哦……大师,小女子罪孽深重,杀人无数……嗯……大师来点化我吧…

    …”仙儿看着自己傲人的双乳被蹂躏着,嗲声向慧空大师道。

    “秦施主,所谓我佛慈悲,我必定舍身度施主于苦难……”说着更加用力地

    搓揉起她的玉乳。慧空大师感觉自己的双手像是把玩着一对馒头,坚挺饱满,还

    不时地逗弄着仙儿粉红色的乳峰。

    “唔……轻点……”随着慧空大师的揉摸,仙儿的乳头逐渐挺立起来,刚刚

    出浴的滑嫩肌肤上留下了一片红痕。看上去妖艳无比。

    仙儿不甘只被慧空大师玩弄,纤纤玉手悄悄地向他胯下伸去,抓住那根作乱

    的阳物,前后撸动起来。

    “大师……佛法好高深嘛……好粗哦……”仙儿惊讶于慧空大师的尺寸。大

    师感觉自己的肉棒被一片细腻包裹起来,十多年的寂寞难忍此刻都被仙儿的玉手

    抚平。随着仙儿的套弄,他的肉棒又粗壮了一圈,狰狞地进出着仙儿的手心,如

    猛龙出洞。

    两人互相爱抚了一阵,仙儿俯身趴在石头上,翘挺的香臀抵在慧空大师下身,

    玲珑的曲线完美地展现出来,浴巾里半裸不露的玉体横陈在大师眼中,散发着妖

    媚的气息。

    “好一个狐狸精……”大师叹到。双手不见迟缓,抱紧仙儿的玉臀,把肉棒

    轻触在她早已灾情泛滥的阴阜,来回磨动。

    “讨厌……人家才不是洛凝那样的狐媚子呢……大师,降服我吧……我是你

    的妖精……”仙儿媚眼如丝地回头看向慧空大师,小蛮腰配合地扭动起来。

    慧空大师鼻血欲喷,再也忍不住。他把肉棒对准仙儿的阴唇,熊腰一摆,龟

    菇已经挤进肉洞中。

    “啊……好粗……”仙儿娇呼道,只觉得自己的下体被一点点地填满,多日

    的空虚都被满足了。

    慧空大师觉得自己的男根被紧紧地箍着,湿滑狭窄的蜜穴像活了一样,只把

    自己的肉棒往深处吞去。他不再吝惜自己的力气,狠狠一挺,便把肉棒全数扎进

    仙儿的阴道中。

    “哦……顶到了……我的花心,要被撞坏了……大师……喔……心都被你撞

    乱了……”仙儿被慧空大师这样一挺送,只觉得自己的灵魂快要出窍了,双乳抵

    在石头,乳尖在粗糙的石面上摩擦起来。

    慧空大师仿佛置身佛祖极乐世界,泉水温暖着自己的身体,仙儿的小穴温暖

    着自己的分身,不禁心怀澎湃,大开大合地抽插起来。

    “秦施主,你的妖法也极其深厚啊……”慧空大师一边抽动着,一边感叹道。

    “唔……也只有大师能点化我……超度我……哦……大师,你好狠心……人

    家都快被你的金箍棒打得魂飞魄散了……喔……呜……好深……好硬……”仙儿

    疯狂地向后挺动着蛇腰,尽力把慧空大师的肉棒吞到更深的地方。

    两人一前一后地配合着,相互撞击着对方的下体。慧空大师被仙儿的迎合挑

    逗得欲火焚身,把仙儿的玉腿抱到肩上,一边舔着她的脚趾,一边抽送着肉棒。

    两人乌黑的阴毛交缠起来,淫靡如他们此刻的状态。

    远远看去,温泉深处一对肉虫贴合在一起,水声与交合声相互交错,在寂静

    的山岭回荡。

    “大师……啊,吃我的脚趾……舔它……”仙儿娇嗲诱人的声音迷醉地喊着。

    慧空大师正含着仙儿圆润如珠的脚趾,舌头在上面打转,口齿不清地道:

    “施主……老衲多年不曾降妖,心力不足啊……”说着,抽插的速度也慢下来了。

    仙儿轻哼道:“我也要到了……大师,再用力点……我要嘛……”

    慧空大师雄心被仙儿激起,奋起余勇,狠狠地抽插着,大师攀向仙儿的乳峰,

    用力搓揉起来。

    仙儿迎合着慧空大师的冲刺,香臀被他的脚毛磨出一片红痕,可见两人欢好

    的程度。

    “啊……大师……来了……”

    “哦,施主……接受佛祖的洗礼吧……”

    慧空大师腰眼一酸,龟菇上便喷洒出一阵滚烫的精液,射在仙儿的花心上,

    两人呻吟一声,同时达到了高潮。

    自那日之后,仙儿便居住在相国寺中,闲来爲林三上香祈福,不时向慧空大

    师讨教佛法,听他说佛经。仙儿每次都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从女妖到观音,从尼

    姑到道姑,让慧空大师受益无穷。

    今日,两人在佛堂中说得情动,仙儿的过去坎坷波折,慧空大师却看破红尘,

    大彻大悟,向仙儿讲述人间大道,让仙儿想起在如玉坊时和林三谈心的场景。两

    人就在蒲团上交合起来。

    “女菩萨……贫僧一直神往着你啊……”

    “哦……老秃驴……看清楚点,我是妖精……”

    “怎会有如此佛性的妖精……”

    “喔……便宜你这老秃驴了……啊……你好粗……胀死我了……”

    让人面红耳赤的呻吟从佛堂传出,两人肆无忌惮地呼喊着,却没想到佛堂外

    有一个人在窥视。那人身穿一袭灰色袈裟,却掩盖不住她的蜂腰翘臀,满头长发

    盘着,显然是带发修行。这人正是来相国寺交流佛法的栖霞寺女尼,陶婉盈。

    自从陶家倒了以后,陶婉盈心碎欲裂,几乎生无可恋,一时冲动,便到栖霞

    寺挂了号,做了尼姑。心中却想念着那个很坏的好人,林三。所以也没有剃度,

    只是带发修行。几日前栖霞寺想让一位弟子到相国寺去学佛求经,陶婉盈想到林

    三也在京城,便毛遂自荐到相国寺来了。

    此时陶婉盈正红着脸看着佛堂中的情景,暗叹慧空大师徒有虚名,竟是灯草

    和尚。待看清那女子的面容,不禁惊道:“那不是如玉坊的仙儿姑娘吗,她不是

    和林三一起吗,怎会……”

    佛堂的呻吟越来越动情,听得陶婉盈心房乱颤,下体也有了些湿意。

    “师姐……”陶婉盈正看得入神,身后却传来一个声音。

    陶婉盈一惊,回头看去,却是接待自己的小沙弥悟净。晃神间,悟净已经欺

    身上来,从身后抱住自己,双手按在自己的爆乳上,无规律地揉动起来。

    “你……好大胆……”陶婉盈被揉得全身发软,想要怒斥悟净,却变成了打

    情骂俏。

    “师姐……你好大……”悟净迷恋地道。先后接待了安碧如和仙儿,悟佛不

    深的悟净已经春心骚动,此刻又再一次被陶婉盈傲人的玲珑身材刺激,而且每日

    与她呆在一起,闻着她的香风,悟净已经忍耐不住。

    悟净早就知道师父和仙儿的事情,今天是故意让陶婉盈来这里,让她窥见两

    人的淫戏,勾起她的浪心。

    “你……哦……停手……”陶婉盈早已被慧空大师和仙儿勾起的肉欲一下子

    爆发出来,慢慢沈迷在悟净的双手中,配合起他的玩弄。玉手也一把抓住他的肉

    棒。

    “哼……师弟也不小嘛……”陶婉盈向悟净抛个媚眼,让悟净几乎擦枪走火。

    两人颈项交缠,接着便像佛堂中的二人一样,在堂外野合起来。

    “唔……进来了……顶死我了……”

    “师姐……你好美……”

    “小坏蛋……你犯色戒了……”

    “师姐不也犯了吗……”

    一时间,相国寺中春色撩人,如牡丹园的花开。一连几日,四日就在寺中交

    流佛法,不知时日。就在仙儿留在相国寺“参悟佛法”时,萧夫人和董青山已经

    抵达京城,到了林三府中。

    ************

    林府大厅。

    “夫人!青山!”巧巧惊喜地喊了一声,连忙过去帮夫人把行李搬进房内。

    大小姐和二小姐都到布庄去了,家里只有安胎的青璇、巧巧和洛凝。青山见到巧

    巧,兴奋地喊了声:“姐!”接着两姐弟就诉说起来。

    “巧巧,玉若和玉霜呢?”夫人仪态万千地问道。

    巧巧闻言示意青山把行李搬好,脆生生地对夫人道:“夫人,大小姐和二小

    姐都去布庄忙了,午时才回来。”

    夫人微微颔首,轻笑道:“傻丫头,你和玉若都是林三的妻子,只称呼名字

    就好。我也有点累了,你先和青山叙叙姐弟情吧,我回房休息。”巧巧红着脸乖

    巧地送夫人回房,便找青山去了。

    林三去打胡人了,整个林府显得安甯平静,休息醒来的萧夫人不禁也有些无

    聊。家中的生意已经交给了大小姐,如今两个女儿都长大成人,有了自己的心上

    人,忧心了半辈子的萧夫人此刻享受着从来没有过的悠闲。

    坐在床上的萧夫人如小女生一般伸了个懒腰,成熟美妇的魅力在她身上显露

    无疑。不同于小女生的完美身材如熟透的蟠桃,水灵诱人。

    她忽然想起徐渭和林三是邻居,徐芷晴如今也正在前线抗敌,自己也许久不

    曾拜访徐渭这个故人。京城的气息让萧夫人想起的年轻时求学的情景,那时正是

    花开年华,转眼已经十数年。想到这里,萧夫人便想到徐渭府上去与他叙叙旧。

    巧巧正好要到夫人房间,唤醒她去吃饭,夫人和巧巧说了一下她的想法,巧

    巧自然是同意,便带上青山,陪同夫人到徐府去了。

    徐渭府中。

    “郭小姐!”徐渭惊喜地接待着眼前的来客。作爲皇上身边的红人,他自然

    知道萧夫人进京的事情,却没想到她会亲自过来拜访自己。苏卿怜也是欢喜地与

    萧夫人抱在一起,两人年龄相仿,有许多话题可以聊。

    巧巧和青山却紧张地站在一旁,毕竟接触这样的上层人物并不多,巧巧还好

    一点,青山只是傻傻地看着几人,不敢说话。

    “这位就是巧巧姑娘的弟弟,董青山吧。”徐渭看出了青山的紧张,平和地

    对他道。